精神病人思路广。

谢沈初夜乐夏||苏越兰越||J3杂食all天策||小栗旬

【存梗】不良少年X画室老师梗

主要是脑补一下,如果先碰见阿夜的是初七模式的谢衣,然后才有的小太阳,故事会是什么样子的~

全程高甜系列

----------

沈夜是画室老师,而且是个天然弯。

他原来是正统美院油画系研究生,但是天生身体不太好还有点神经衰弱,所以并没有去做大学老师什么的,而是在公立高中里挂名,拿着稳定工资自己再开了个画室,平时也是自己闲暇时画点东西拿去朋友沧溟的画廊买。

一般在公立高中挂名做美术老师的都是有长假,工资稳定,很多补贴还给报销画材【所以沈夜其实挺有钱的

沈夜的画室开在小曦的高中对面,平时小曦下课了就来沈夜这里吃饭什么的。同时沈夜这里也接收了很多小曦她们高中的艺术生。周末的话也教小盆友画画【

而且沈夜的画室是小区里的住宅,两室一厅一卫。他有两套房子,上下层,楼上住人,楼下教课

总之就是这样!沈夜年轻时候在学校也是主席啊乱七八糟的,很锋芒毕露的一个人,后来快不惑了心性什么的都变得相当淡然了。啊不过这些跟主线剧情没有关系【

沈夜这一届带的应届生里有个叫离珠的妹子。离珠是高中二年级,正值美术集训,下课比较晚,沈夜注意到每天都有一个男生来接他一起走。

这个男生身材颀长匀称,虽然他一般都等在门外,看不清脸,但是看身材就知道很帅的样子【

沈夜就觉得应该是离珠的小男朋友。

而且有时候沈夜给学生做范画,听他们闲聊的时候说,离珠的小男朋友看起来好像是个不良少年,穿着啊还有气场什么的,有时候还会带着一点伤出现。

后来集训进行到画人像了,沈夜让学生们每天带自己的朋友或者家里人来,帮忙做模特儿。上午一个下午一个。

轮到离珠的时候,是一个晚上,离珠带来的人正是那个少年。

这回沈夜把他打量清楚了,确实是…好帅哦【

于是大家就围坐着画谢衣。时间是秋天了,谢衣穿了一身黑,毛线衫外面套了一件带有少量铆钉的黑夹克,大长腿搁在座椅下面无处安放只叠放着,帅得下面的小姑娘窃窃私语【

沈夜就咳了一声让她们安静。自己挑了一个角度也开始做范画。

学美术的对于年龄啊还有人的面部脸型啥的比较敏感,沈夜这才发现细看的话谢衣年纪其实不大,好像跟小曦同龄。小曦今年刚上高一

谢衣脸上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划痕一看就是打架造成的,眉宇间稍微带着点戾气的样子,眼下还有一道不大清晰的细长伤疤。

一幅素描三个小时,中间有两次休息,第一次休息的时候,沈夜去给自己泡了杯茶,回来时看到谢衣仰着头盯着天花板默默发呆。他气场太强了搞得其他小姑娘跃跃欲试的但是不敢搭话【

只有离珠凑近跟谢衣说了几句什么,谢衣就很体贴地底下头去侧耳听她说话。

沈夜一看,嚯,感情不错啊小情侣。

后来第二个小时,谢衣有点昏昏欲睡了。沈夜这个人比较严格,学生画画的时候允许插耳机听歌但是不许交头接耳的,谢衣一个人坐在那里超级枯燥,就眯起眼睛开始小幅度点头,然后一下惊醒了又强作精神继续认真当雕塑【

其实大家画画只要起完草稿铺完明暗,就不在乎模特是不是醒着了,因为都是熟手可以编着画。

但是沈夜看谢衣挺认真想不辱使命的样子,觉得这孩子看起来想个不良少年但是还挺可爱的嘛。

正好他的范画也差不多了,起身动了动僵硬的脖子,顺手捞(抢)过旁边男学生的耳机,插在自己的手机上超谢衣走了过去

谢衣看见沈夜过来了一怔,但是想起自己还在当模特又不敢乱动。沈夜就把耳机往他耳朵里一塞,给他放了段儿相声提神【

沈夜给他带完耳机又回去画画,眼看着谢衣没忍住抿唇笑了出来。他不笑的时候看着眉眼冷厉,一笑居然软萌软萌的【

沈夜也看怔了一瞬间。

谢衣也意识到再听下去他要绷不住,赶紧摘下耳机,不过好歹是真的提神了,沈夜就没管他【

后来画完之后他顺手把自己的范画塞给离珠说送你了,然后就把学生都送走了。谢衣也跟着离珠一起走了。

虽然沈夜这个人严肃,但是毕竟是画室,整个氛围还是很自由的。比如晚间速写大家排队给沈夜评画的时候,没轮到的男孩子就会聊聊天啊或者去门外走廊里抽支烟。

沈夜每天看完画了出去把他们一窝蜂赶回来,结果这天碰着谢衣了。

谢衣坐在一楼的楼梯上叼着烟发呆呢。

天气开始愈发冷了,沈夜过去碰了碰谢衣肩膀,说,进来等

谢衣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看起来本来想点头,想起了什么又后退了半步,说我身上有烟味儿。

明明是个不良少年,行为举止却给人感觉特别乖【

沈夜很浅地笑了一下,扬扬下巴示意他看刚被他敢进屋的学生,说,他们哪个烟味儿都比你大,

谢衣就点点头,掐了烟,找了个角落无声坐着。沈夜也没再管他,一门心思指导学生去了。

谢衣看似在发呆,其实眼睛一秒都没离开沈夜。他从第一次来接离珠的时候,就注意到沈夜了。

沈夜日常在画室穿的是白衬衫+毛线马甲,头发很清爽地散开着,短发的白沈那种感觉。

谢衣时不时在外面凝视着他,被沈夜的颜值和气质给秒杀了一万遍XXXXXXX

他每天都听着画室里面的动静,沈夜的声音,低沉的,严厉的,温和的,欣慰的……

慢慢地变得特别想跟沈夜说上一句话。

总之就是在凝视中渐渐对沈夜产生了朦胧的好感。但是又觉得自己在沈夜面前只是个小孩子啊,而且沈夜是老师,自己是不良少年,所以也没敢搭过话。

结果沈夜主动找他说话了,简直受宠若惊哦。

后来每天谢衣来接离珠下课,沈夜都让他进来等。沈夜从来没好奇问过谢衣的事,连他的名字也不问,但是两个人偶尔还是有短暂的交流,比如沈夜给自己倒茶会给谢衣顺便倒一杯。

谢衣就双手捧着乖乖地慢慢喝【

然而因为谢衣不说话也不笑,看起来还是怪冷硬的【

在沈夜眼里他就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小孩儿,但还挺懂礼貌的,每次给他水,他都小声说谢谢呢【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后来就美术联考了。送走了这批学生之后,谢衣不用接离珠下课,就再也没来过。

再之后就是春天啦,梅雨季节。小曦说了去朋友家玩儿,之前还跟沈夜打了电话说,我这么大了哥哥不要接我啦,很丢人的。又说同学借了我伞,没事的。

然而沈夜等了很久小曦都没回来,他就有点心急。最后坐不住了,刚拿了伞准备出去找小曦,刚开门就碰上全身湿透惊魂未定的小曦。

小曦一下扑进沈夜怀里哭了几声,沈夜特别心疼啊,抱住小曦柔声哄哄。还没等来得及说什么,发现小曦后面又跟来一个人,也是全身湿透,带着一身潮气和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儿。

小曦是在外面碰上劫财劫色的坏蛋被谢衣碰巧给救啦。

彼时谢衣穿着一件湿透了紧贴着肌肉线条的黑T恤,也看不清楚染了多少血迹,只能看见顺着小股流躺下小臂的雨水里渗着粉色,双目赤红,人也是重重喘息着。他看见沈夜也是一愣,眉宇间的戾气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又非常合适宜地剧烈咳嗽了几声,整个人软到了下去。

沈夜赶紧放开小曦一把搂住谢衣,把他接住了。

一搂谢衣发现这小子身材真好啊【

小曦就一边帮沈夜一边把谢衣往屋里搬,一边跟哥哥说,初七哥哥救了我但是自己好像受伤了,外面太暗她也看不清伤在哪,就把谢衣带回来了。

初七这个名字在学生之间还是很有名的,连小曦都知道,这个之后说。

进去扒光了一看,手臂上划了两刀,还好没深到要缝针的程度。不过人肯定是发烧了。沈夜就把他塞进自己的被窝,给人包扎了,又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一宿。

第二天谢衣烧退了,醒了,看着陌生的天花板还有点懵逼。再一扭头,看见沈夜的睡脸近在咫尺,吓得一掀被子。

滚地上去了【

沈夜就听什么玩意儿咣地把他震醒了【

但是谢衣穿着沈夜的睡裤,大臂上绷带缠着起伏优美的肌肉,上身裸着坐在地板上还是很养眼的【

谢衣的t恤都又脏又破不能穿了,沈夜有点头疼地撑额,翻了翻衣柜拽出两件自己的衣服丢进谢衣怀里,自己去洗漱,然后做饭去了

等他做好了饭,谢衣也换完衣服洗漱完出来了。他穿的是沈夜的一件白衬衫,外面套着一件圆领针织打底衫,整个人都显得又乖又学生气

小曦一出房间看到谢衣这样也“哇”了一声

谢衣也是很不好意思地跟沈夜说衣服会洗干净再还给他。沈夜本来想说旧衣服不用了,不过看谢衣的样子也不会收,还是点点头。谢衣吃过早饭离开了,沈夜才反应过来什么,问小曦,他叫初七?

小曦就说,不知道真名,但是大家叫他初七都叫习惯了。这个初七是小曦隔壁高中的,风纪相当乱差的一个地方。初七长得好看,所以小曦他们学校有很多人打听过初七,小曦也就因此知道一些初七的事。

隔壁学校里有很多不良少年里组成的党派,初七是其中一支党派的领袖之一。好像因为是第七个入伙的就叫初七了。不过一般男生都叫他七哥【

这个初七有个表姐在小曦她们学校。初七她表姐长得也很好看,因为是艺术生,容易碰到一些坏小子,所以初七有段时间频繁出现在她们学校门口,护送他表姐。

沈夜马上就想到了离珠

沈夜则是觉得初七看上去应当是个好孩子呀,至少品性似乎是不错的,大概也是因为家境和际遇的问题不得不当了不良少年吧

后来沈夜也不知为何,就在自己的学生里频繁打听关于初七的事。他学生里还真有不少知道初七,都说初七仗义,虽然面上瞧着冷了点,但是不做欺凌弱小的事,偶尔碰见还回护一下

之后又过了几天谢衣果然来找沈夜了,穿回了平时那一身黑。说起来沈夜的学生里也有个偏社会的刺儿头,穿衣风格跟谢衣差不多,然而看着就是杀马特【

还是初七好看【

谢衣把衣服用纸袋很是珍惜地包起来给了沈夜。正好那天是个周末也没学生,沈夜说你留下来吃个午饭吧

谢衣对沈夜很有好感,近乎于喜欢的那种。所以沈夜的话对他=圣旨啊【

两人就一起吃饭。刚吃完饭,下午有个来学画画的小盆友,沈夜就安排小盆友去画石膏。又招招手把谢衣唤到二楼餐厅改出的工作间,让他帮忙一起裱一个很大的油画。

谢衣做事很利索,沈夜教都不用教,锯木头啊打磨之类的口头说一下他就都做得很完美。本来之后沈夜可以让他走了,结果沈夜的学校忽然打电话来说有事,不过想起一楼还有个孩子呢,沈夜就跟谢衣说你能不能替我看着他半个小时。

谢衣说好,沈夜就出门了

其实很多家长送小盆友来学画画,就是变相找个托儿所。一画一下午,下班来接孩子那种

于是谢衣就下去坐在小朋友旁边,看小朋友画画。

小盆友被他吓了一跳,谢衣冷个脸很吓人啊,小盆友用屁股蹭着小凳子刷刷刷后退好几尺

谢衣也很尴尬,只好错开目光看别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小盆友又蹭回来,用铅笔戳戳谢衣说,哥哥你也是老师呀

谢衣说我是老师的帮手

小朋友就把笔盒往他眼前一推,说老师平时都给我削铅笔的

谢衣就拿了美工刀一支一支给小盆友削铅笔

一边削铅笔一边想到沈夜那个人,虽然第一眼看上去好像很遥远,但是人却很好,还会做给小盆友做这种事情,越想越觉得好可爱哦

默默地就笑了,谢衣式的温柔苏的笑法,你懂的【

小盆友一看大哥哥笑了也胆儿肥了,就说大哥哥我画累了你替我画

谢衣拿他没辙啊,就问他怎么画。小盆友一插腰,站起来给他讲这样那样

于是初谢衣就坐在小盆友的小凳子上,一边敷衍着画正方体,一边陪小祖宗聊天,听对方口齿不清地话唠

过了一会儿沈夜回来了,开门时正见着初七被拢在和煦的日光底下,低头朝小盆友笑得那一脸温油,跟小盆友说话也是很苏很温柔的那种调子。

就是不经意苏醒的谢衣的一面被沈夜看了个正着。

沈夜心里噗通就不知道怎么了【

沈夜干咳了一声,走过去问他们两个胡闹什么呢。小盆友一看老师来了,把笔盒刷地往沈夜面前一推。

谢衣还以为沈夜要生气,结果沈夜很自然地挽起袖子来坐下给小盆友削铅笔

因为才六七岁的小孩儿你指望不了他认真画什么东西啊,孩子来这也就是培养艺术天分加上过得开心。沈夜对高中生很严厉,对小孩儿却是温柔到不行的那种,全是对小曦的那一套。

就这么一起哄孩子哄了一下午,一直到小孩儿的妈妈来接他。这时候谢衣的人格还在【不是】,笑容也没褪下去。沈夜侧目看了他一眼,说你小小的年纪,也该多这样笑笑。

谢衣下意识接口说,沈老师也是,您笑起来很好看。

沈夜莫名就被年纪才到自己的一半的小孩儿夸了个脸红【

沈夜和谢衣这时候没那么见外了,沈夜就问了一句,你真的叫初七?

谢衣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说,我叫谢衣。

沈夜跟着重复了一句,谢衣。

谢衣被他一叫忽然紧张了,耳根也有点红,不过没叫沈夜看出来,僵硬地点了点头。

之后谢衣就走了,又好久没来。倒是离珠考上了不错的美院,开学之前回来探望了一下沈夜。

沈夜就问了几句关于谢衣的事。才知道谢衣身世不好,父母都不在了,养父又是个酒鬼,平时根本都不管谢衣的。谢衣也是因为缺钱才被塞进了这么一个三流破学校,那里风纪太差了,好在谢衣虽然不爱欺凌他人,但也不是那种软弱的性子。他一直过着保持缄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生活,但就算这样,在那种大环境里也不得不给自己作出一副难以侵犯的外壳。

还不小心混成了“七哥”【

离珠又说自己的父母也不许她跟谢衣来往,所以谢衣接送离珠的事,离珠的父母也是不知道。但是谢衣人其实很好,小时候跟离珠走得近的时候也是很爱笑的,笑起来还很好看呢。

沈夜一听还是很心疼谢衣的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沈夜出门去买东西,提着袋子走回家的时候一辆机车停在路边,车上的黑衣骑手摘下头盔,叫了一声“沈老师”。

沈夜一看竟然是谢衣。谢衣就说,老师回画室吗,我送你回去吧

沈夜就上了机车的后座,侧坐在座椅上,揽着谢衣的腰被他带回画室了。

到了画室,沈夜下了车,看着谢衣骑着机车倒是挺帅的【……】然而有点担忧,皱着眉问了一句,你的车?

他是以为谢衣迷上当飙车族一类的东西了

结果谢衣很耿直地说,送外卖,刚送完【。

沈夜这才注意到机车后面还有个小型便携货箱【

沈夜忽然想起谢衣很缺钱的事。就问谢衣,你在打工吗?谢衣说是。

沈夜沉吟了一会儿,觉得未成年的孩子开机车送外卖太辛苦了又容易出危险,但是考虑到谢衣的家境,他又不好劝。思前想后,他说,我这里缺个助手,你要不要来

谢衣说,我不会画画……  沈夜说,不是,只是打打下手。谢衣有点儿诧异,问,画室也需要打杂的?

谢衣也算是在这里出入很多次了,知道画室一向是沈夜自己收拾,没道理忽然要招人的。

沈夜被他一追问,不知道要如何解释。谢衣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沈老师,您在同情我吗?

沈夜下意识地说,不。

谢衣就不说话了,等着他解释。沈夜梗了一会儿,投降似的叹了一口气,说,我需要你。

谢衣一下就脸红了【

他匆匆带上头盔说,那个,老师我还得先把车还给店里,回头说吧,然后就跑了。

沈夜估计着自己是吓到谢衣了,也觉得自己太冲动,觉得这事儿应该不了了之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一开门发现谢衣等在门口,还换了一身浅色系的运动装,跟平时不良少年时候的装扮判若两人,很青春的大男生那种感觉。

沈夜让他进屋,意思意思跟谢衣谈了一下工资,而且包三餐。谢衣欣然同意了。

于是这一天下来就是,沈夜教课他打扫楼上,沈夜教完课他下楼清理一片狼藉的地面……因为铅笔碎屑啊颜料啊其实都挺脏的。然后中间再抽空出去帮沈夜买食材。

晚上谢衣临走的时候,沈夜问他要不要带点夜宵走。谢衣说不用了,他住的地方没处保存。

沈夜敏锐地发觉谢衣说的是回住处,不是回家,就问谢衣现在住在哪。

谢衣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耐不住沈夜审视的眼光太凌厉,招供说自己住在好友叶海家的车库里。因为他早就跟他爸断绝关系了。

然后朝沈夜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很窘迫地转身就要走。沈夜一把拽住他。

沈夜说,这样吧,我包你吃住,工资减半,怎么样?

谢衣摇头想说不用了,但是沈夜拽他的力道根本就不容拒绝。两人僵持了一阵,谢衣眼圈慢慢就红了,沈夜把他抱进怀里拍着背,谢衣也回抱住沈夜,怀抱紧得让沈夜都呼吸困难。

谢衣无声地哭了一会儿,埋头抹抹眼泪说好。

从那之后谢衣就在沈夜家住下啦,而且在沈夜家待了一阵,他人也慢慢变得越开越开朗,在沈夜面前完全就是真·小太阳模式了

沈夜一想到自己刚认识谢衣的时候,谢衣还是连笑也不会,觉得好感慨哦。

后来一个假期过去了,谢衣也开学了。白天他去学校,下课的时候去接小曦一起回来,然后再出门。

因为谢衣毕竟身在那种环境里,不可能完全摆脱不良少年的身份。

谢衣觉得开学的期间他已经不算是在打工了,就想搬走,可是沈夜不同意。

而且当时的对白是——

谢衣:沈老师,我想搬……

沈夜(瞪):你敢【。

谢·一见沈夜就怂·衣就一直住在沈夜这里了【

谢衣每天晚上回来之后帮沈夜打扫打扫屋子,然后就睡觉了。顺便一说因为沈夜家住宅的部分是两室一厅,一个房间是小曦的,所以谢衣一直在沈夜的房间里打地铺。

不过沈夜发现如今每天晚上谢衣会自己看看书,沈夜好奇一翻封面,发现是高中的教科书。

沈夜发现了之后也没说什么。每天沈夜一进屋要睡觉了,谢衣就不看了,很自觉地关灯睡觉。

于是沈夜也开始睡前看点东西,就为了拖晚一点睡觉的时间,让谢衣多看一会儿书。

有时候他自己困了靠着床头抱着书就直接睡着了,也不忍心开口让谢衣关灯的。

不过第二天起床时发现自己躺在枕头上好好地盖着被子,当然是谢衣把他抱进去的啦。

后来谢衣画室变得越来越早,他也知道沈夜不喜欢他作不良少年。就开始逐步地脱离党派之争什么的,反正他打架也是很厉害,没人敢硬拉着他入伙啊。

最后他之前的组织说,再帮我们打一次群架,我们就好聚好散行不行?

这群人都跟谢衣认识很长时间了,谢衣对他们也是有些义气的,于是就答应了。结果这晚他被偷袭受了伤,身上好几道刀伤。

谢衣不敢回画室,怕沈夜看见他这样要生气,一直在外面晃啊晃,夜越深天气越冷,冻得伤口都麻了。

沈夜是等了半宿也不见谢衣回来,最后等不了了,穿上衣服出去找谢衣,结果发现谢衣就在沈夜家楼门前一直低头徘徊着,不敢进来。

沈夜冷着脸就把谢衣拖回家了。

沈夜一句话也没有说,拽着谢衣上了二楼,把他甩在床上,然后也不废话,动手就扯了谢衣的上衣。

一看见谢衣身上的伤口沈夜就倒抽了一口气,抬手像是想要剐他一脑瓢,没下得去手,只好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给他包扎伤口,但是一张脸还是冷若冰霜,让谢衣都不敢开口跟他说一个字。

谢衣任由沈夜十分粗暴地给他包扎,沈夜很生气,手劲儿也不控制着,把谢衣弄得挺疼的。沈夜一直不说话,谢衣以为他要被沈夜赶走了,特别难过,最后没忍住呐呐叫了一声“沈老师……”

沈夜马上一个眼刀飞过来,说,就算你不敢回来见我,自己找个地方包扎伤口都不会?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谢衣被他骂得当机了五秒钟,意识到沈夜最担心的其实是他的伤势,超感动又激动,一把就把沈夜捞进了怀里。

谢衣说对不起,沈老师。声音特小还带着一点哭腔。沈夜被他勒得都快断气了,但是被这么一叫心一下就软了,只好趴在谢衣怀里给他抱着。

过了好长时间谢衣才放开沈夜,沈夜无言地审视了他一会儿,问,你饿不饿

然后去给谢衣煮夜宵了【

谢衣怀里没有了沈夜,就顺势侧倒在了沈夜的床上,面孔挨着沈夜被褥,鼻腔里满满的都是沈夜的味道,他抱住沈夜的被子深嗅着,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沈夜了。

从那之后谢衣就彻底从良啦,每天下课早早回家帮沈夜做家务。虽然他跟小曦是同年,但因为谢衣是天才啊,靠着学校特别没溜儿的老师,加上自学竟然也能给小曦讲解几句功课

于是小曦就经常缠着谢衣给他讲功课。慢慢地小曦都发现谢衣喜欢他哥了

小曦跟谢衣说,谢衣哥哥你给我讲功课的话,我就给你讲我哥哥的事呀❤

谢衣一秒成交【

小曦是知道他哥的性取向的,毕竟像是沈夜这个年纪男人没成家的太少。不过她没有告诉谢衣,毕竟这是沈夜的秘密。她只是给谢衣讲了很多沈夜以前的事,还有沈夜的爱好啊兴趣啊什么的。

沈夜一看谢衣跟小曦走的那么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儿……【也不知道是妹控吃小曦的醋,还是吃谢衣的醋【

沈夜这时候已经喜欢谢衣而不自知了,但是他以为自己吃醋只是怕妹妹被拐走。沈夜还自己冷静着想了一会儿,觉得谢衣哪哪儿都好,做自己妹夫也够格,然而……不行,不同意!不爽!别问为什么!

于是有天谢衣从小曦房间里出来,沈夜实在是按耐不住了,意味深长地跟谢衣说,谢衣啊,你和小曦年纪都还小,尤其是小曦,对感情的事什么都不懂……

谢衣顿时明白沈夜想岔了。但是他又有点委屈,以为是沈夜觉得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小曦。要是在沈夜眼里他连小曦都配不上,就更别提配得上沈夜了啊

谢衣就问,老师是觉得我不够好吗?还是故意用那种很受伤的语气

沈夜一秒心软,超没辙,只好说你很好,但是…小曦她…。

话说了一半,沈夜一看谢衣还是委委屈屈的Q_Q脸,又赶紧补了好几句夸谢衣的话,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说,至少等你们两个都成年……

谢衣就笑了,说,老师,小曦只是拿我当朋友罢了,我喜欢的也不是她。

沈夜点点头,然后又一愣。卧槽信息量有点大,谢衣这意思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心情刚明朗一秒,又阴沉了【

谢衣这时候也试探着问,老师也没有意中人吗?

沈夜没法解释说自己是gay,只能说没有。又说自己大概是性子太淡了,不讨人喜欢

谢衣马上说,可是我觉得老师很好,如果我是女性我一定会想嫁给老师的【

沈夜一听马上高兴了【。

盘算着晚上给谢衣加个菜呢【【

谢衣这个时候虽然喜欢沈夜但还是柏拉图的层面。

后来有段时间沈夜变得很忙,因为有个省级的画展邀请沈夜参展,于是沈夜就开始画新的油画,时间久了就犯了职业病

有天实在撑不住了,扔下笔回房间躺一会儿。谢衣注意到他,说我给老师按摩吧?

这里的阿夜是短发夜,穿着睡衣,一低头就露出一截白生生的颈子

谢衣的手游动在沈夜身上,觉得沈夜摸起来哪儿哪儿都令人爱不释手【

沈夜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是谢衣的手,被揉过的地方就开始发烫。

然而两人都觉得因为这个终止的话,太尴尬了,心里有鬼啊【于是心照不宣地硬撑着让谢衣给他一直按摩

沈夜躺在床上,谢衣是跪在他旁边的。谢衣的手慢慢滑到沈夜的腰杆上按揉,掌心时不时还能碰到一点挺翘柔软的臀线。而且随着谢衣手指的力度,沈夜的身体被他碾动得稍稍有些滑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h的事情啊什么的【

最后谢衣受不了,说结束了,草草收手。沈夜也舒了一口气

当晚谢衣就梦见他把沈夜按在下面,咬着他的颈子啪啪啪。

醒来的时候谢衣都懵逼了【

还好那时候天刚破晓,沈夜都还没醒,谢衣赶紧溜进卫生间给自己来了一发手活。

他挊的时候想的是沈夜,挊完了之后一出卫生间的门,正好看见沈夜从房间出来。

妈呀尴尬,红着脸就钻回房间了【

后来谢衣发觉自己对沈夜有欲望,整个人都懵逼了好久,因为之前他对沈夜停留在喜欢的层面,并没有想得那么深过,但是现在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真的弯了,弯到会对男人的身体产生冲动的那种。

但是他不知道沈夜也是弯的啊,只能自己单恋着,是不是再偷偷去想着沈夜挊一下【。

谢衣是自从真·弯了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太一样了。

反正面对沈夜的时候眼神变得很灼热专注,再也不是依赖无心机的样子,荷尔蒙爆棚。

有时候他凑到沈夜颈后跟他说话,沈夜会被烫的下意识躲闪一下。

这个时候又到了一年一度集训期。沈夜问谢衣要不要学学画画,虽然谢衣脑子厉害到逆天,但是沈夜还是想给他留个后路。

谢衣没有啥异议啊,沈夜就从握笔开始教他画画,中间略过手把手摆姿势等暧昧动作若干【

谢衣学画画很快,但是他似乎对这个并不热心,只是因为分析学习能力特别强,所以画的还不错。

谢衣自己有个速写本,沈夜偶然翻了,发现里面有很多房屋和机械物件的剖析图

于是沈夜跟谢衣说,要不然去考G大的机械系吧,既然你感兴趣

谢衣很迟疑啊因为学机械本身就很贵,G大又是名校。沈夜说怕什么,你肯定考得上,到时候我供你

谢衣其实有点不太高兴,不想一直被沈夜照顾着。但是他又想成长起来与沈夜比肩

后来又是一阵感情升温,谢衣也果然考上G大建筑系了

谢衣生日比较小,所以考上大学这年他还差一点才成年。

谢衣临走的前一晚,跟沈夜说想喝酒。谢衣酒量其实还行,结果喝了两杯就开始装醉。

他是想趁这机会亲近一下沈夜,这样就不会被怪罪了,还能试探沈夜的想法,于是就把沈夜扑倒在床强吻了,然后就挨在沈夜肩窝里装死观察他的反应

沈夜被他亲得整个人都懵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但是看谢衣都睡过去了也不好发作

他把谢衣搞上床,想去给他倒杯水,但是被握着手走不了

谢衣低头一副醉迷糊的样子,把脸颊埋在沈夜掌心里,咕哝着说,喜欢…老师……

沈夜整个人都僵住了

之后谢衣就没动静了。沈夜呆坐着,内心翻涌

谢衣也是装睡很忐忑地想知道沈夜会有什么反应

沈夜当机了足足有四十分钟,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感情,他不知不觉早就喜欢上谢衣了啊

然后他抽出手来,轻轻把谢衣的额发撩开,低头注视了他一会儿,低头轻轻吻了吻谢衣的……额头。

又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至少也得等你成年”

顺便一说,沈夜一直以为自己会是攻的【

他的意思是,谢衣现在没成年,他要是上了谢衣他会有罪恶感【【

但是谢衣以为是,等我成年我就可以娶老师啦!

于是这一觉格外香甜【

后来谢衣就去念书啦,第一个学期就拿了丰厚的奖学金,都给了沈夜。沈夜本来想推辞,但是拗不过谢衣,就留着给谢衣交学费用了。

谢衣真正的性格就是小太阳那种,所以在那种环境优良的校园里其实才真·如鱼得水。再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看着意气风发的,也又长高了一点,脸上的棱角硬朗了一点,笑起来很是儒雅⁄(⁄ ⁄•⁄ω⁄•⁄ ⁄)⁄

沈夜一看见谢衣,脑子里刷弹幕: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谢衣一回家就把沈夜捞进怀里抱着,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大口。

沈夜被他亲当机了,还没等说什么,谢衣就拉着沈夜的手说好饿啊老师有吃的吗,沈夜被分散了注意力,只好说都做好啦你快去洗手。

俩人还有小曦一起吃了一个愉快的晚饭,之后谢衣就陪小曦看电视聊天去了

等谢衣回房间的时候,沈夜已经躺下了,但是灯开着,他没睡着。谢衣站在沈夜的床畔看了一会儿,没有直接躺在地铺上,而是掌心滑进沈夜的被子里,然后用手轻轻推了推他

沈夜下意识往前挪了挪,还没等问谢衣要干嘛,谢衣就钻进了沈夜的被窝,从后面拦腰抱住了他。

沈夜不走心地挣扎了两下,问谢衣,你要干什么?

谢衣问,老师说等我成年,是真的吗?

沈夜这才知道半年前的事儿谢衣都还记着呢,他含糊其辞地说什么成年…我没印象

谢衣张嘴一口咬住沈夜的后颈,说,我来帮老师想起来。

沈夜虽然是喜欢谢衣,但他以为自己会是上面的【然而他看着软萌的谢衣太久了,都快忘了,人家当年是这一片儿的“七哥”【

哪儿打得过啊!

所以当晚就被谢衣给睡了【

或者说是挣扎间看到谢衣身上的伤疤,恍然就想起了谢衣这些年经历的,又心疼了起来。沈夜转念又觉得,若是谢衣能一直这样开心的笑下去,要他牺牲一下也无妨,只要谢衣喜欢。

然后谢衣就快要进去的时候,沈夜又抵住他,说你可想好了,我并没有比你父亲小多少

谢衣说,那不是很好,我可以陪你更久一点儿。我是绝不会先离开老师的

啊我一想到他们年龄差辣么大,谢衣才刚成年,就把比他大那么多的阿夜搞得乱七八糟///////

阿夜被谢衣啪的时候一定超级羞耻啊,所以估计就更敏感了【谢衣再使坏不停叫他老师//////而且谢衣精力那么旺盛!小男友的好处就是精力旺盛花样多【

沈夜身上就没有好的时候,全是指印吻痕【

谢衣年纪小玩得开,还专门爱咬他羞耻的地方,比如把牙印留在尾椎骨那里【或者脚踝和大腿内侧⁄(⁄ ⁄•⁄ω⁄•⁄ ⁄)⁄

哦还有一个很ooc的衍生梗

就是阿夜给谢衣画像,谢衣裸着上身,只穿着裤子。

然后刚开始是讨论裸模的问题嘛,有的画家过得很荒yin,还有些有xing癖,喜欢画模特自wei什么的。

沈夜一看他小男友那张纯良的脸蛋就想逗他,说我倒是也想画画看。

没想到谢衣点点头。行啊。

惹,然后谢衣就让沈夜画他,同时他的手伸进裤子里,眼睛直勾勾盯着沈夜,低声叫他的名字挊。

沈夜tm的手立刻就软了,抖得不行,隔空就被谢衣撩得全身燥热

最后肯定是在画室里被谢衣按着来了几发,谢衣还用细水粉笔沾了粘液在沈夜身上游走。

论年下男友的好处【。

 

 

评论 ( 13 )
热度 ( 129 )

© 精神病人思路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