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思路广。

谢沈初夜乐夏||苏越兰越||J3杂食all天策||小栗旬

【ABO】本能吸引[双Alpha/上]

现代paro,1.0沈,OOC!OOC!OOC!

双alpha。

下更上肉完结。

 

 

p.s:Lo主没有看过任何双alpha肉文,恳请宽容,不要挑错T_T

--------

自打谢衣过了分化期,沈夜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烦躁。

这种烦躁,又在沈夜指挥着校医把那个发情的omega抬出体育器材室时达到了顶峰。

周围聚集着议论纷纷的学生,正在被学生会的几个干部往教室赶。沈夜心烦得很,也实在是懒得管这档子破事,径直走进器材室把估摸已经冷静下来的另一个当事人拎了出来,拽着手腕足下生风地大步往校长办公室拖。

谢衣就垂着头,被拖着手跟在沈夜后面,目不斜视地盯着校长漆黑西装的下摆。围观的学生们被沈夜身上难以抑制的怒气震慑,纷纷自动后退让出路来,但小声的议论还是没有间断,偶尔一两声没压住声量钻进沈夜的耳朵里。

沈夜抖了抖眉梢,踹开校长室的门把谢衣往里一推,长腿跟着迈入,顺手锁上了门。

把人带进了门,沈夜也管不得谢衣情绪如何,当着人的面把自己往沙发里一摔,就如往常开会频繁累得狠了那样。谢衣平日里在家见惯了他这面,知道沈夜为人极是冷静自苛,又爱端着副波澜不惊的架子,肯在一个人面前这般情绪外露反倒是亲近的意思。道理谢衣是都懂,然而看着沈夜薄唇紧抿揉弄眉心的模样,却仍是觉得这兴许是沈夜大发雷霆的前奏。

于是试探着开口道歉:“老师…?对不起,我……”

“你闭嘴。”沈夜很快打断他,不耐烦地指了指自己身侧,言简意赅:“坐。”

谢衣猜沈夜看他在眼前晃来晃去也是心烦,闻言马上听话地挨着沈夜坐上沙发,双手撑膝满颈冷汗地听候发落。沈夜也不看他,单手支在沙发扶手上撑着腮,目光不知落在远处的哪块地板上,另手指尖搁在膝头烦躁地不断敲敲打打。

实则谢衣没有猜错,沈夜确实是很想好好地发一次火的。

但火气哽在胸腔发不出来也是事实,再说即便沈夜要发火,对象也不该是谢衣。

被放荡的omega盯上,不是谢衣的错;以帮忙搬东西为由被骗进器材室,不是谢衣的错;被吃了催化剂发情的omega勾引,就更不是谢衣的错了。

何况谢衣还很机智,校规和生理课全都研究透彻,清楚记得在校的未成年omega身上被强制性佩戴着警报器,硬是在对方黏上来磨蹭索吻时还能记得这档事,强行按下警报招来了本是为搭救omega的沈夜。

作为全寄宿制的学校,高中部的学生在学校里发生关系的情况并不少见,虽然法律中仍然存在着法定成年年龄,但只要经过了分化期,就已经算是生理成熟了。而警报器这个东西,主要是为了杜绝那些非你情我愿性质的事情发生。

沈夜过去倒是从没想过,这个用于保护omega的装置,竟然有一天反过来守护了一个alpha的贞操。

谢衣等了许久也没听见沈夜说话,更不敢贸然开口问。沈夜对待谢衣的脾气已经算是温和,虽然谢衣小时候熊起来能气的年少气盛的沈夜追着他打,末了抱着人胳膊撒撒娇软声认错就总能把事情翻篇。可这回却不知是为什么,自从谢衣穿过器材室被撞开的大门,视线撞上沈夜怒意满盈的双眼时,整个人就蓦然陷入了一种心虚,令他连争辩自己无辜都不敢。

气氛着实僵硬而尴尬,人已经被带了过来,沈夜想通了这事不是谢衣的责任,却也不好再摆摆手让人回去。更何况谢衣现在也不适合回去,学生之间的议论不会那么快停止,谢衣这孩子又天性纯善温和,许是现在就已经在为了闹出骚动而愧疚。沈夜了解他的性子,若是待会儿谢衣回了教室被好事者问到头上,没准还会干出维护那个omega的声誉自己逞英雄揽下责任的傻事。

思忖良久,沈夜缓缓沉下一口气,终于打破了令人不安的沉默:“下午的课不要上了,你先回去。”说罢抬眼见谢衣点了点头,又想起万一他在走廊碰见同学也不好,便要起身去拿外套:“算了,我送你回…谢衣?”

沈夜没能成功从沙发上站起来,他被谢衣从身侧一把捞住了腰按回原处,随后青年的整个身体都欺压上来,没大没小地挂在自家校长兼监护人的身上不动了。

沈夜还未等说什么,便感觉谢衣柔软的发顶在他颈间蹭了蹭,随即软声唤了一句“阿夜”,听上去竟有点委屈意思。

谢衣平日在学校叫沈夜“老师”,私下便改口“阿夜”,对沈夜的态度也比在人前亲昵许多。沈夜给他这一唤,忽而想起谢衣尚未经人事,猛然出了这么一遭事应该也受了惊吓,怪也只能怪自己带出来的孩子无论相貌品性都是上乘,平白引来许多毫无自知之明的货色惦记着。沈夜这么想着,便也在这一声之后放软了态度,任由谢衣环腰抱着,单手安抚地覆上青年的手背。

“怎么了,吓着了?”

谢衣摇了摇头,又轻轻点了点头,顿了顿,缓声道:“…阿夜会被omega的味道影响么?”

哦,原来是在别扭这个。沈夜无声笑了笑,想到谢衣许是第一次尝到发情中omega浓烈甜腻的味道,初次感觉到了身体被本能控制的滋味,多少是会有些恐慌的。“至少刚才那个级别的omega不会,”沈夜道:“即使被影响也不要紧,一个alpha的最终行为应该取决于内心的决定,否则跟野兽还有什么区别。”

同为alpha,沈夜自然明白刚过分化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感官忽然变得尤为灵敏,各种嘈杂的信息素味道不受控制地充斥鼻腔,难以掌控自己的生理反应,任何一个omega微弱的甜味都会勾得懵懂的身体产生回应。沈夜是个极为自控的人,大约是年少时在父亲身边见识过太多残暴霸道只遵循本能行事的男性alpha,一直对于那种做法抱持着抵触心理,分化期后成了一名alpha也并未产生多么强烈的自豪感。如今学校里与沈夜同岁的alpha老师们都已经是做了父亲的人,而沈夜已逾而立也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也从未见他同那个omega产生过暧昧。

谢衣又点了点头,垂首将鼻尖埋进沈夜的颈间不动了。温热的呼吸撩拨着颈侧泛起微痒,沈夜照顾着谢衣的心情,也未出口斥他年纪越大越粘人不成体统,反而歪过头去,脸侧轻轻靠上谢衣的发顶。

谢衣身上缭绕着和煦蓬勃的草木气息,像是阳光穿透青翠树叶蒸腾起的香气。那是谢衣方才受到omega影响后溢出的信息素的味道,并不浓烈霸道,却有着难以忽略的存在感。多数的alpha对同类的信息素有所排斥,即便是沈夜也会下意识地抗拒其他同类身上的味道,但谢衣的味道却令他觉得舒服,那与omega目的直白勾人的甜香不同,令沈夜不由自主地接近亲昵,却又不用担心被虏获掌控。

“我当时…控制不了自己。”良久,谢衣闷声道。

沈夜以为方才那几句开导已经足以令谢衣想通,见他仍是纠结着,不由叹了口气,抬手抚上青年的发顶:“等你习惯了分化之后的感觉就好了,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可是…”谢衣打断了他的话,顿了顿,经过像是挣扎了许久似的沉默后,又道:“…我为什么感觉很恶心呢。”

沈夜怔住,诧异地体会着谢衣的措辞,未发觉青年有力的手臂将他又勒紧了一点。

“身体对阿夜之外的人产生反应,感觉…很糟糕。”谢衣艰涩地缓缓解释着,语气迷茫而忐忑:“刚过分化期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喜欢omega的气息和触碰,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我似乎无法接受其他的omega,而想到过去那些事的时候,却仍然会……”

沈夜马上就知道了谢衣说的是什么事。

谢衣幼时父母意外双亡,沈父作为谢氏夫妇的好友收养了谢衣,却因工作繁忙将照看孩子的任务一股脑丢给了沈夜。谢衣可说是由沈夜一手带大,无论是启蒙的年纪教书习字还是日后辅导功课皆由沈夜一力承担,包括谢衣温和外表下的固执心性,也可说是袭承自沈夜。

自然,谢衣生理上的教育,也是由沈夜教会的。有那么一阵,沈夜总被年少的谢衣央着用手帮他纾解,而后待谢衣长大到早该会自己做那种事的年纪,沈夜还是偶尔会被赖着做一次荒唐事。沈夜并非未曾察觉到谢衣对他的依赖之中有何不对,但他着实是拒绝不了对方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每每看着那双眼,沈夜便觉得若是拒绝了谢衣的请求,便是像是自己将事情想得龌龊了一般。

这样偶尔心照不宣地互相纾解发泄的日子,截止在谢衣的分化期到来之前。事实上沈夜甚至想过,若谢衣可以成为一个omega……但是用那样的眼光看待自己带大的孩子终有愧意,见谢衣分化成了alpha,沈夜反倒松了一口气。

Alpha的天性总是更亲近omega的,如果以后就能停下那种令人萌生罪恶感的亲密行为,也是好事。

可谢衣的话却令沈夜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沈夜下意识觉得不能再令谢衣说下去,但腰身上青年越拢越紧的手臂却让他难以开口阻止谢衣的话。

“过去我没有意识到,不过这次之后我才发现…”谢衣谨慎地组织着措辞,生怕自己说完便把沈夜吓跑那般将人牢牢桎梏在怀里,缓缓低叹出一口气:“…我的身体和心,好像都只能接受阿夜,怎么办?”

“…并不是每一个omega的味道都讨人喜欢,你也许只是没遇到合适的。”不知该如何回答,沈夜沉默半天,只能艰难道。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阿夜。”谢衣抬起头来,大着胆子去握沈夜的手,指尖碰到手背时沈夜明显地退却了一下,又被谢衣牢牢地将手握在掌中:“你明明也…并不在乎天性,不是吗?”

沈夜并没有转回头去看他,而是微微地走着神。他在想谢衣这几年个子长得未免太快,这孩子的手掌什么时候宽大到足以包覆他的手背了?

他将视线落上青年修长优美的手指,诧异地发觉那些齐整分明的指节,竟然比自己的看上去还要坚固牢靠一些。

恍惚间沈夜终于醒悟,他的谢衣的的确确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alpha,俊秀出众的面孔,颀长挺拔的身形,温厚坚定的品性,也难怪会有omega愿意为他做出自毁声誉的事。

沈夜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谢衣的脸。

如若谢衣不是他一手带大,又或时光回溯十来年将沈夜送回那个叛逆任性的年纪,他是绝对拒绝不了这么温柔专情的一双眼的。

但可惜的是,如今既是年长方又是谢衣监护人的沈夜,并不想引导谢衣走上歧路。

“我并没有不在乎天性,谢衣。”沈夜强迫自己对上谢衣干净坦荡的眸子接受审视,口中沉声说着违心的劝解:“…我只是还没来得及碰见心仪的omega,而你或许会比我幸运,比我更早碰见合适的人。”

意料之中急切的反驳并未出现,谢衣只是无声地注视了沈夜一会儿,忽然笑道:“所以您其实是本能主义者吗,老师?”

沈夜在注意到谢衣忽然改变的称谓前,便先敏锐地察觉到了青年语调中的微愠。谢衣毫无征兆地欺身而上,将沈夜半压进沙发扶手柔软的皮革里,而后年轻alpha浓厚的信息素在浓烈地炸开,瞬间点燃了沈夜作为alpha与同类信息素抗争较量的天性。沈夜几乎是被迫地紧跟着谢衣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他的味道与谢衣相近,同是草木的气息却又不同。沈夜的味道更类似于结了冰霜的柏枝,冷冽而锐利。

来自于同类的压迫令人难耐,即使沈夜对谢衣的味道称得上喜欢,但这种刻意的侵犯还是引起了他生理上的不悦。谢衣在alpha中的级别很高,与沈夜不相上下,年轻人的信息素莽撞地与沈夜强行相冲,竟让沈夜在忙于对抗时汗水不知不觉地洇湿了后颈。

“停手,谢衣!”沈夜厉声斥道。两个alpha较量信息素的行为除了争抢配偶之外不具有任何意义,而谢衣看起来也不太好,刘海全被汗水沾湿,与沈夜一样被对方厚重的信息素挤压得呼吸困难。

“…果然alpha之间的信息素是无法互相吸引的。”谢衣努力控制着表情笑了一下,想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辛苦。沈夜狠狠横了他一眼:“知道还不住手…呃嗯…!”

沈夜的话被谢衣忽然摸进他腿间的手打断,难以置信的抽气声哽在喉间,沈夜慌乱之间收起了一部分信息素,残余的气息瞬间便被谢衣的味道吞没了。

“既然我的信息素无法对您产生吸引力……”谢衣倾身凑近,若不是沈夜的一只手还推挤着谢衣的肩,他几乎就能吻上沈夜的唇:“那么我们就来测试一下,‘我’本身对您的吸引力如何吧。”

沈夜听出青年话中带着点危险的笑音,未待他理解谢衣话中的含义,忽而下身一凉。谢衣精于机械的指尖灵活挑开了沈夜皮带的搭扣,勾着内裤边缘连着西装裤一并扯下,接着后撤稍许,埋下头去。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26 )

© 精神病人思路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