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思路广。

谢沈初夜乐夏||苏越兰越||J3杂食all天策||小栗旬

一个关于虚拟男友的脑洞。


阿夜和谢衣一开始不认识。

阿夜是CEO,父亲刚过世不久之后接手了公司,差不多一两年左右的样子。因为过劳有点神经衰弱,心理和生理状态都不是很好。

谢衣是附近大学的学生,做兼职,类似于电话虚拟男友这种。就是你可以把电话留给他,让他在合适的时间打给你,陪你聊天。还可以带一点角色扮演的形式。叶海原来是做这个,谢衣好奇才试了一下,后来就自己也做了起来,倒不是缺钱,就是很喜欢跟人聊天当树洞的感觉

沈夜这个时候精神状态很差,公司本来就很忙,加上他跟沧溟之间还有指腹为婚这种破事,另外还有商业对头虎视眈眈…每天都很暴躁。

有天晚上接到了陌生电话的来电,按了两次,第三次不耐烦地接了电话问:“谁?”

其实是谢衣的客户留错了号码,只差了一位所以打到沈夜这里来了。

谢衣这次的客户要求是带有角色扮演的,于是他开口直接叫“老师?”沈夜不耐烦地说“你打错了”,谢衣一愣问,您不是我的客户吗?

沈夜问,什么客户?

谢衣声音不急不缓很温柔地解释,是电话聊天服务。沈夜说不是,顿了顿又说…但是我想我需要。

沈夜也是因为心里太烦闷了,左右也睡不着,谢衣的声音不知为何很好地安抚了他…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这么说了。

其实因为谢衣声音好听,所以想要指名他是需要排队的,但是谢衣觉得沈夜声音闷闷的很不愉快,一心软就说可以。

谢衣问“那么我应该如何称呼您呢?”

沈夜本来想说自己的名字,想了想觉得听过他名字的人太多了,于是说你继续叫我老师也没关系。谢衣正相反,平时用的都是假名字,这次也不知为何就直接说”我叫谢衣“

然后谢衣就听见阿夜说:“恩,谢衣”。温和沉稳的低音炮叫自己的名字,心里猛然漏跳一拍。

之后就聊天,阿夜这天晚上洗过澡,喝了杯酒,窝在床头捧着本书怎么也睡不着,正好谢衣的电话来了,就这么聊了起来。

一开始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谢衣先聊自己的事,引导沈夜问他问题,后来就慢慢地可以聊天了……一直说到沈夜睡着。

这一睡竟然十分安稳,沈夜很久没有睡得这样好了。

第二天沈夜醒了之后发现谢衣给自己发了短信,用的号码跟他打电话来的不一样。短信里说如果想再次联系可以把方便通话的时间发过来。其实谢衣平时做兼职用的号码是几个人公用的,给沈夜的这个是他私人日常用的号码

谢衣嘛,平时兼职的时候虽然也是很天使,但是也是以倾听对方或者满足对方的心理需要为目的。跟沈夜却有种不管聊什么都好,就是想听他说话的感觉,很特殊……所以谢衣想如果阿夜还想通话的话,他可以为阿夜特别安排时间。

可是后面一段时间阿夜太忙了,又一阵焦头烂额之后完全把这件事忘了…反倒是谢衣老是念念不忘的,有天忍不住给阿夜打了电话

阿夜这天是刚处理完跟沧溟的感情问题,内心正是充满文艺青年寂寞独白的时候X谢衣给他打了电话。阿夜接电话说,喂?谢衣不知道为啥就不敢说话了,情怯啊//// 

阿夜就轻轻笑了一声,说,谢衣,你又打错电话了?

谢衣故作镇定地说,我…来回访一下,您对上次的服务满意吗?

沈夜说,不满意。

谢衣立刻可怜兮兮问,为什么呀。

沈夜也不告诉他,就是逗他嘛,结果又聊了一晚上。稍微涉及了一点关于彼此个人的事。沈夜这个人太有分寸了不会向没见过面的人倾诉,但是跟谢衣随便聊点什么就有种很宽心很放松的感觉……而且谢衣这两次打电话的时机都是在沈夜精神状态不太好的时候,沈夜其实潜意识里已经开始觉得…谢衣有点神赐之人的感觉了吧

这晚挂电话的时候,沈夜问谢衣支付报酬的方式。谢衣跟沈夜聊天其实根本没想过这个啊,就含糊其辞地说我们是包月制的,月底结薪。

沈夜对这种年轻人的玩意儿也不懂,就按照谢衣说的规矩来了,没有多问。只是打趣说,看来以后一个月要请谢衣指教了。谢衣顽皮地说,老师这是哪里的话,学生应该做的。沈夜一下笑出声了,真的装作老师的样子问了他几句课业。

后来用这种师生扮演的相处模式聊了一阵,沈夜又慢慢睡着了。跟谢衣聊过天的晚上不知为何睡得就很好,没有噩梦惊醒,平稳安然一夜无梦

之后就变成了经常通电话,基本是在晚上十点钟左右,频率大概一周三次四,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两个人说话的模式就是正常聊天跟伪师生无缝切换这样子

这段时间里阿夜公司已经渐渐稳妥下来了,经过谢衣的治愈整个人看着都柔和安定了不少,睡眠好了之后脸色也好看多了。

有天阿夜在公司食堂听见小姑娘们聊什么电话虚拟男友,因为形容的模式跟谢衣还挺像的,就难得细听了一下。华月发现他在注意这个,就给他细细讲了几句

于是这晚沈夜就问谢衣他做的是不是也是虚拟男友,谢衣直接承认了…有的时候是陪寂寞的小女生说话,有的时候是假装成女孩子暗恋的那个男生,有时候当树洞知心哥哥这种……也有喜欢角色扮演的妹子,比如让谢衣叫自己老师的那位。

沈夜笑了,问,我难道是你第一个男客户?

谢衣尴尬地说,是啊……

阿夜就好奇起来,说想知道谢衣做虚拟男友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谢衣说…对沈夜那样太出戏了。

阿夜觉得年轻人有意思,就逗他,让他试试。谢衣说,可是叫老师的话,实在是没有感觉啊……

沈夜想了想说…我单名一个夜字。

谢衣觉得沈夜的名字超好听,跟声音也超级配,整个人都小鹿乱撞了!第一次知道沈夜的真名诶!

谢衣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用那种很温柔很专注苏到爆炸的声音叫了一句:

 

“……阿夜。”

沈夜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气氛忽然就很暧昧,彼此只能听见对面在电话里细细的呼吸声。

沈夜沉默了很长时间,回了他一句:

“…谢衣”

谢衣慢慢笑了,问,阿夜,你是在尴尬吗? 

沈夜默默点了点头,想到谢衣看不到,干脆又不说话了。 

谢衣缓声说,“其实我也觉得有点…不,与其说是尴尬,不如说是,害羞吧。

“阿夜的名字真的很好听…很配你的声音。忍不住想多叫几次”

总之就是变成了言情剧男主模式!可是其实这都是谢衣的肺腑之言【。

虽然说的话并没有多暧昧,可是就是…那个感觉……嗯,比暧昧还暧昧。

可是毕竟电话对面的男孩子比自己年纪小,阿夜虽然毫无防备地被苏到,但还是因为自己被苏到而尴尬【傲娇X 所以很毁气氛地咳了一声说,谢衣,你确实是很适合这份工作 

谢衣也察觉到自己有点热切过头,耳根红红的故作镇定说多谢称赞。 

沈夜淡淡地说你一天不好好学习搞这个小心荒废学业,谢衣就秒切好学生模式委委屈屈撒娇说老师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这点小事都不信我吗——

这个时候两人都微妙察觉到事情不妙,尤其是谢衣情商高一点,开始苦恼自己对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迷恋过头了。想保持距离又戒不掉这种感觉,像烟瘾一样

后来的交谈中谢衣时不时就会叫沈夜“阿夜”,一开始沈夜每次被这么叫就很不自在,耳尖发热////时间久了就习惯了,很快一个月时间就到了。

阿夜心里其实很别扭,开始不太愿意去想谢衣跟自己聊天只是交易,但毕竟谢衣是学生,考虑到人家做兼职就是需要钱,也不好拖他酬劳,于是又问谢衣薪水的事

谢衣也是这时候意识到…他喜欢跟沈夜聊天是出于本心,并不希望这是交易。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含糊其辞:“恩…连续包月有打折哦?可以最后再结算的。”

阿夜正好也心里有鬼,所以任由着谢衣忽悠过去了,明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但是拒绝去想,两个人一起装傻心安理得地通电话

后来谢衣就不做虚拟男友了,一方面期末比较忙,一方面跟沈夜聊天之后就不想去陪别人说话了。后来又不久听叶海说他也不做了,因为这个行当没什么人监管,se情电话泛滥,不想被当成做不正经兼职的人

谢衣跟沈夜聊起这件事,沈夜打趣说谢衣搞不好很适合干这个呢。谢衣说老师别开我玩笑了,我连经验都没有要怎么挑逗别人。

沈夜闻言,低笑一声:

“…小处男”附加低音炮buff

谢衣顿时差点石更。脸都红透了,背上一层冷汗

谢衣定了定神说,老师就很经验丰富吗?

其实沈夜也是大龄处男X他也跟谢衣坦然过没交过女朋友了,知道谢衣在损他,还是笑着说“没人告诉你大人的话不能信?”

谢衣这时候虽然听出沈夜只是说说而已,但是还是有点醋的,因为沈夜毕竟比他大很多,他也说不好沈夜以前究竟有没有经验…而且就算是有,也很正常。

谢衣被沈夜那一句刺激得有点过,加上醋意,年轻沉不住气,口不择言说,老师经验丰富的话,不如教我?

沈夜愣住了,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是清楚地知道这样不对,但是竟然有那么几秒钟被这个建议蛊惑了,花了好久才定了定神,说胡闹

谢衣说完话就后悔了…被温柔地骂了一句反而松口气,赶紧顺着台阶下了,撒撒娇把这件事掀过去了

后来有天开会,瞳要打个电话发现手机没带,借了沈夜的用,发现最近联系人第一个备注是谢衣,就顺口打趣一句女朋友?沈夜说不是,说只是聊天服务而已。瞳说,se情电话?

沈夜知道se情电话大概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但是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样的。瞳说看你这么闷骚也不可能,估计到时候都张不开嘴。沈夜问,…怎么,还需要我配合? 瞳顺手用手机Google了phone sex给沈夜看

沈夜看完满脸一个大写的懵逼X

结果回去之后想着谢衣的声音很好听,虚拟男友模式也非常苏,估计很适合这个吧。脑补了一下觉得太羞耻了,想都不敢多想一秒钟。赶紧蒙头睡觉,做了不太好的梦

梦里有人在吻自己,恩…差不读进行到二垒,爱抚缠绵只差没进去那种,最后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唤他:“老师…阿夜。”

一下就惊醒了,醒来的时候还石更着

因为醒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谢衣,连手活都觉得尴尬,趴着平静了很长时间,忽然想听谢衣的声音。于是给谢衣打了电话,刚拨过去就想起时间还很早,赶紧想按掉,结果谢衣先接了电话

谢衣睡得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声音还带有刚睡醒时候特有的那种低沉沙哑,叫了一声“……阿夜?”

又石更了x

阿夜很慌地还是按掉了电话,什么都不敢想埋头手活。谢衣又打了过来,铃声弄得沈夜心烦意乱,接了电话说没事,打错了而已。

谢衣笑着说,一早就好忙啊,老师—— 拖了长音半慵懒半撒娇那种叫法,沈夜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夜咬着枕套不说话,手上拼命努力。谢衣听沈夜不说话了,不放心问,老师?你怎么了……?还好吗?阿夜…阿夜?

沈夜被他喊得简直要崩溃,但是听见谢衣叫他就感觉身上酥酥麻麻的,努力压抑着喘息说,别停…随便说点什么,别停。

但是谢衣还是听出来他在干什么了,毕竟都是男人嘛,而且立刻就跟着有反应了

阿夜努力克制着娇喘的声音想想就⁄(⁄ ⁄•⁄ω⁄•⁄ ⁄)⁄

谢衣说:“阿夜…你很难受吗?好像…抖得很厉害。

我可以抱住你…让你好过一点”

然后沈夜那边传来被子的声音,沈夜闭着眼睛跟着谢衣的声音想象,用被子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谢衣又试探着“如果我触碰你,你会感觉好一点吗……?”停了几秒,感觉被默许了“…那么,我会握住你的手,帮你一起…感觉到了吗?”

于此同时谢衣也听着沈夜压抑凌乱的喘息在自X渎,也跟着喘了起来,两边都意乱情迷,谢衣说话也变得大胆了“阿夜…感觉好点了吗?别…别急,慢慢来,慢慢地……感受我的手。哈…阿夜也、帮帮我好不好?”

沈夜喘了好一会儿,微弱地用夹杂着喘息的气音说“…好”

一起高氵朝了。

然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同时意识到玩脱了

谢衣率先说了一句,这是我的个人行为,与交易内容无关。阿夜正好在胡思乱想要不要把这件事推卸到交易上,这下子被堵得没话了,但是听谢衣说这不算是服务,又微妙地松口气

沈夜沙哑地说,抱歉,打扰你睡眠了。

谢衣笑了笑说,没关系呀,阿夜还帮我解决了晨间生理问题不是吗?

“解决晨间生理问题”这个借口虽然也超尴尬,但是至少可以暂时拿来敷衍,于是阿夜也就没反驳。

后来的聊天里就比较微妙了,经常谈及感情问题又克制着不越界,偶尔还会来一发phone sex但是词汇也并不露骨……也是推卸到解决生理问题上,而且是双方面的。

之后一段时间快要到新年了,应酬季,沈夜胃本来就不太好,被各种酒宴搞得胃炎复发,本来是想打电话给华月结果拨错了谢衣的号码。谢衣听出沈夜声音很痛苦焦急地问怎么了,沈夜告诉他自己犯胃病了

谢衣问到了沈夜的住址,刚好离谢衣的出租屋很近,立刻打车去找他。把人送到医院

沈夜疼得满头冷汗都没看清谢衣长什么样子,在医院被折腾了一通最后虚弱地睡着了。谢衣就坐在病床前陪他,好好把阿夜的脸视细看了一遍,觉得……沈夜真他妈的好看【

阿夜,本来就长得好看,加上病弱,面色苍白,一头虚汗,黑发粘在额角,哦草更好看了!!!!!

后来阿夜醒啦!谢衣正好去给他买热粥刚回来,四目相对,沈夜不认识谢衣,谢衣开口叫,阿夜。  沈夜认出了他的声音

沈夜OS:哦草,这个谢衣,长得真他妈好看【。

然后阿夜喝了粥,谢衣把他送回家去,进房间坐了坐。阿夜跟谢衣说了自己的真名,谢衣立刻就知道沈夜就是沈氏现在的CEO啦。

阿夜不是喜欢跟人诉苦的人,谢衣虽然一直跟沈夜聊天,听出这个人活得身不由己压力蛮大的,但是从未听过沈夜抱怨什么。反倒是有时候聊起谢衣自己的事,沈夜还会给他几句宽慰。

现在知道了沈夜的身份,不但没有因此而产生距离感,反倒觉得沈夜对事情看得那么透彻,那么会安抚人,大概因为度过了更多需要自己安抚自己的日子吧。立刻心生爱怜,差不多见过这一面之后就爱上了【。

沈夜也是觉得谢衣长得好看又温柔,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性格已经很苏了,也……虽然不至于说一见钟情,但是初始好感度是高高的

后来除了通电话之外,偶尔出来一起喝茶吃饭面对面聊聊天,谢衣的学校也是沈夜母校,晚上有时候会一起去学校的人工湖边散步,基本就是恋爱模式了

后来有天散步的时候,两个人坐在长椅上歇脚,听见附近的草丛里有动静。沈夜还没反应过来,谢衣脸一下红了,拽着沈夜就走。

沈夜问怎么了?谢衣说,这里偶尔会有学生…偷偷的…顿了顿,看沈夜还没反应过来,便贴过来,凑得极近,几乎咬着沈夜的耳朵低声说:“…做爱”

声音和热气烫得沈夜后背僵直了,想起来以前跟谢衣phone sex那回事

沈夜还被谢衣拽着呢,很方地甩开他手快步走在前面,谢衣跟了上去,看沈夜耳尖红了,十分机智地明白沈夜想起了什么,自己也脸红了。

余下的散步就在尴尬无言中结束了……

自从见到了谢衣本人,沈夜就没法再phone sex了,因为之前只脑补声音还好,现在闭上眼睛就是谢衣那张脸,太清晰了,特别羞耻。晚上跟谢衣通电话,睡觉时候又做了梦,这次是谢衣在,啪他。

沈夜情商再低也不至于这还意识不到自己对谢衣有箭头啊,就算没有爱那么深至少得承认欲望是有的

之前两人说好了周末一起在沈夜家,沈夜主厨做点菜喝点酒。过了两天就是周末,谢衣如约而至。酒过三巡,沈夜壮了壮胆,打算跟谢衣把事情说清楚。到底是单箭头还是双箭头给个痛快话。

但是他别扭啊,喜欢上你了这种话不可能直接说出口的。于是说,谢衣,关于之前的聊天服务,我们可以终止了。 

谢衣愣了一愣,说,好,那么我们来谈谈报酬吧。  

沈夜也是觉得,最开始他们之间只是聊天服务的交易,现在可以把关于交易的部分结清,然后开始正常的交往关系,于是也很痛快地说,好。

谢衣笑了起来,忽然凑过来捧住沈夜的脸,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低声说,这个报酬很丰厚,我很满足。

沈夜沉默了半分钟,说,你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当真一个吻就够? 然后也不待谢衣答复,狠狠吻了回去

然后就啪啪啪了【。

沙发骑乘。落地窗正面。床上正面。浴室背后。

phone sex可以升级成斯文版的dirty talk

就,he了,谢衣可以去沈夜的公司实习然后工作,同居,耶!

没啦。

评论 ( 22 )
热度 ( 99 )

© 精神病人思路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