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思路广。

谢沈初夜乐夏||苏越兰越||J3杂食all天策||小栗旬

【藏策】无题

主要是备档。


给自己以前的一篇双藏剑X天策的文写的小番外,山居师兄和问水小时候的故事。



李傲血打小在天策长大,自懂事起便耳濡目染地怀了一腔热忱的报国情,更无比羡慕自家师兄身上那些勋章似的疤痕。只可惜他年纪尚小,腕力尚只能扛起师父特别替他造的轻便铁枪,武艺也只习了皮毛,更毋庸说有机会受什么伤了。

因此,平日里跌打磕碰尚且不算,李傲血直到十二岁那年随师父去了浩气盟,仍不情不怨地保持着自己的无伤记录。

然而,这记录便在今日截止了。

叶山居去寻傲血时,正见营地大夫捧着溶了血色的水盆从营帐钻出来。尽管来时已听师父说了傲血伤势,但见那一捧鲜血淋漓的光景还是有些渗人。这么想着,手上便更是急切地撩开帐幕,面上险些要绷不住一贯淡然沉稳的神情。

好在,人是清醒的。傲血身上并无其余大伤,只是腕骨断了,要养也需要些许时日,这会儿他百无聊赖地盯着上空发呆,发觉山居来了,不由得眼前一亮,挣扎着便要坐起来。

他这反应虽是无意,却让方才强抑着怒火的山居心下舒服了些许,足下快了几步去将傲血搀扶坐起。

“你疼不疼。”山居垂眸瞥了眼傲血被绑起固定在胸前右臂,沉声问道。

“还成,不碍事。”傲血一笑,不在意地动了动手臂,因是新伤经不起挪动还是疼得眉头一紧,赶忙加深嘴角笑容含糊过去:“……唔,真没事。”

山居不语,只不动神色地抬了抬眉。

早上山居照例去寻傲血一同练功,却没寻见人,便以为他又去找自己同在浩气的同门师兄切磋求教去了。哪知过了午后还不见人,便不由得有些慌了心神,不祥的预感慢慢涌上心头。果不其然,暮色四合时傲血是让他师父一脸慌乱地驮在马上抗回营地的,山居这才知道,傲血竟大胆到混入攻防的队伍中同恶人正面交锋,被敌将缠住落了单,若非被后来赶来的支援所救,恐怕是回不来了。

实则早先傲血便同山居说过这想法,只是山居性子到底较傲血沉着些,思虑更周全,便劝他打消这年头。哪想到傲血未从山居那儿获得支持竟也不气馁,还罔顾自己性命做出这等荒唐事来。

“傲血,”山居沉默许久,面色凝重道:“我得同你说件事。”

“什么?”傲血疑惑道。

“他们虽是令我瞒住你,但你我到底是这些年的交情,我自是不忍心欺骗你……”山居话语难得吞吐,他本就生得眉目深邃,眉心一簇便仿佛锁着千般凝重似的,让人无法质疑:“你的手……”话到一半,又似不忍再说地戛然而止。

“我的手……怎么了?”榻上那人果然蓦地慌了神:“山居,你告诉我,我的手怎么了?”

“若单单伤了骨骼,调养几月方可痊愈。但我方才偷偷听见大夫跟你师父说……”

“说什么!”傲血受不住山居这躲闪的语气,气急用未手上的手扯住山居领口大吼追问。虽是话到此处他已能猜出几许,但他又如何能相信?

“你这右手,已是伤及筋脉。他们不告诉你,怕你难过……傲血,你以后,都不能拿枪了。”

山居话毕,果见傲血抓着自己的手陡然失了力气,面色苍白地颓然坐在榻上,再不言语了。

会不会太过了?山居心下暗暗思量着,他是气傲血冲动受伤才出口骗他的,可见傲血当下这反应,却是比他想象得还要深受挫折。

思忖一阵,山居望着傲血那如纸面色,猜他心底应是悔恨交加,也该得到了教训,便决定告诉他真相。可话未出口却见傲血咬着下唇无征兆地颤抖了几下,忽地掉下一滴眼泪来。

于是快到嘴边儿的安慰就这么生生咽了回去,同傲血认识这些年,山居见过这人眉目间明媚恣意的模样,也见过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却偏偏不曾见他哭过。

“傲血……”山居想该是告诉他实情的时候,话到舌尖转了个弯,出口便成了截然不同的话:“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你?你还……你还这么年轻,怎么能——”

话不必说完,刻意留个尾音任由傲血自己续想。山居说着,果不其然见傲血抖得更厉害,往日凌厉的眸中都漫上满满的水汽,嘴唇早让自己咬的发白,眼泪已是收不住,只靠着意志硬撑着不哭出声。

山居见他如此,本应是产生些罪恶感的,此刻却不知脑中哪根弦啪地绷断了,只想再多说些过分的话,让这人哭得更凶。

“你若是难过,便哭出声来。”于是山居如是道,复又靠近了些,顺势将傲血拉了进怀。受了灭顶打击的人自是没什么心力去抗拒的,将脸埋在山居颈窝里,兀自强撑了一阵,终于忍不住断断续续地抽泣出声来。

单手替怀中人顺着背,听着傲血在自己耳边压抑的哭音,山居也不知为何忽然领悟了一些冲动的来由,却又更加不明白了。他只知道,原来自己不单是愿意看傲血对他笑容和煦的模样,更喜欢傲血被自己弄哭的凄惨样子,看傲血哭得越凶,他便越满足,也越想做出更多过分的事。

后来——傲血到了同自己曾经那群师兄般,带着一身功勋似的疤痕驰骋八方的年纪,却仍忘不了当年山居骗自己这段儿。当年知道真相时,傲血震怒得险些与山居就此断交不相往来,因而山居此后也再未骗过傲血任何事。

但即便如此,山居也不馁。

他这些年早已领悟了许多能让傲血在自己怀中哭出声来的办法,但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END=

评论
热度 ( 5 )

© 精神病人思路广。 | Powered by LOFTER